聂绀弩打油诗初探

2017-03-27 12:35
 
 
    谈聂诗,首先要谈一下聂绀弩。
 
聂绀弩,曾用笔名耳耶、二鸦、箫今度等。1903年1月生于湖北省京山县城。1922年任国民党讨伐北洋军阀之“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部秘书处文书,黄埔军校第二期学员,二十年代莫斯科中山大学学生,1927年回国后,曾任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副主任。1931年在上海参加左翼作家联盟。193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8-1946年先后任新四军文化委员会委员兼秘书、浙江省委刊物《文化战士》主编、桂林《力报》副刊编辑、重庆《商务报》和《新民报》副刊编辑、西南学院教授。解放后历任中南区文教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兼古典文学研究部副部长、香港《文汇报》总主笔、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兼古典部主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1958年被打成右派并发配北大荒劳动改造,1960年冬返京,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工作,同年摘掉右派帽子。1967年1月以“攻击林彪、江青”的罪名在北京被捕,被判无期徒刑,先后在北京和山西的监狱关押十年。1976年10月以黄埔二期为由,顶替“国民党军警特人员”身份被“宽大释放”, 平反归来时已是七十余龄的衰翁。邓小平听说此事后曾大笑道:“他算什幺军警特”。1979年3月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宣告无罪。同年4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改正错划右派,恢复党籍及级别、工资。1986年3月在北京去世。 
 
 聂绀弩原是杂文大家,曾被同是杂文大家的夏衍誉为鲁迅以后的第一人。他大量地写旧体诗是从北大荒返京后才开始的,一经问世便引起了轰动效应,人们爱而称之为“聂体”、“绀弩体”。被誉为“中共一支笔”、对旧体诗词有较高造诣的胡乔木,曾主动为聂的《散宜生诗》作序,对聂诗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聂诗是“作者以热血和微笑留给我们的一株奇花——它的特色也许是过去、现在、将来的诗史上独一无二的”。
 
 
 
很偶然地在互联网上看到了聂绀弩的诗,一下子就迷住了。随即多方搜觅,相继从网上下载了《北荒草》、《赠答草》、南山草》等聂老的诗词,以及一些评论聂诗的文章。去年6月,在一次诗友聚会的酒桌上,谈到了聂诗。我的由衷赞赏使得德惠诗社湘平秘书长慨然割爱,以山东侯井天先生积二十年之功搜集整理并自费出版的《聂绀弩旧体诗全编》相赠,由此得窥聂诗全豹。反复研读,觉欣欣然有会于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惊喜之情,非笔墨所能形容者也!
 
之所以要谈聂绀弩的打油诗,是因为他的旧体诗多半都带有打油的意味。以代表了聂绀弩旧体诗最高成就的《北荒草》为例,集中53首诗,几乎无一不打油。而人们之所以要将聂诗称为“聂体”、“绀弩体”,也多半是因为这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