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本名安德海,至今未婚

2017-04-05 19:08
 
 上回说到,强弟与伟妹已然相恋,互表爱慕,每至深夜,必红肿嘴唇,爬回宿舍,弟兄吞咽口水,求其讲说,缠绵过程,虽略去精髓,亦另人陶醉。
          次日见得伟妹,嗷嗷怪笑,小妞掩面奔逃,惹人怜爱。。。。。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宿舍二哥有一花裤衩子,内内裤是也,七分裤大小,游子贴身衣,慈母密密缝,二哥孝敬,常将其悬挂室内烘晾,欣赏。
          联谊宿舍女友来访,皆掩鼻斜视而笑,作为舍长,民主集中,勒令其收藏,深夜方可独自鉴赏把玩。
           强弟在乎叔嫂关系,为让兄弟分享喜悦,周末将众人上衣装走,命伟妹洗涤,一日于回收衣物中发现大花裤衩,已然开裆,好似看到伟妹掩鼻揉搓此物,勃然大怒,仰天长啸。
           二哥扶正眼镜,尴尬中流露欣喜‘终于找到。。。。。’
          众人如泥塑静止,唯有一人尖笑-----------耗子,立即断定,耗子将肮脏物件混入衣堆,交送伟妹。
          见众人发怒,主动掩面蜷伏八号床位,强弟将其蹬直,一拳封住鼠眼。二拳口鼻溅血,二哥不忍观瞻,取其棉被,将耗子捂住,然后一百老拳。
          两只联谊女友串门,以为沙袋,亦勾弹两脚,听到呻吟,发觉怪异,捂嘴惊问‘何人’答‘耗子’
         不知有何仇恨,两位美女疯狂扑上,狠命撕咬,。。。。。。。
           本人心软,看不下去,轻轻摆手,众人退下。
          揭开棉被,安慰抽泣耗子,拔出防身短匕,割掉此人一物件,若铅球状推出,耗子本名安德海,至今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