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习俗纵横谈

2017-03-27 11:50
清明习俗纵横谈
 
 转瞬又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了。照例应该写一点什么,可近来愈来愈觉得无话可说。一则,先贤关于清明节的文字可谓包罗万象,让我们这些后来者再也难出新意;二来呢,那些花样翻新旁逸斜出的新规旧习,让清明变得愈来愈不像清明,感到不知怎么说才好。
 
       清明,是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清明祭祖扫墓是中华民族绵延数千年的传统习俗。我国传统的清明节大约始于周代,已有二千五百多年的历史。后来,由于清明与寒食的日子接近(在清明节的前一日,一说为前二日),而寒食是民间禁火扫墓的日子,渐渐的,寒食与清明就合二为一了,清明之日不动烟火,只吃凉的食品。寒食之俗相传源于纪念春秋时晋国介子推。晋文公重耳流亡列国,介子推曾割股肉以供文公充饥。文公复国后,赏赐一起流亡的人,“介子推不言禄,禄亦弗及”(《左传》),偕母归隐绵山。文公焚山以求之,子推坚决不出山,抱树而死。文公葬其尸于绵山,修祠立庙,并下令于子推焚死之日禁火寒食,后相沿成俗。到了唐代,又形成了“清明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戚里之家”(《 迂叟诗话》)的习俗。韩翊那首著名的“春城无处不飞花”的七绝,就是写寒食赐火的。《本事诗》载,唐德宗时,制诰阙(缺)人,“中书两进名,德宗批曰:‘与韩翊。’时有与翊同姓名者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进,御笔复批曰:‘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青烟散入五侯家。’又批曰:‘与此韩翊。’”成为千古佳话。
 
 扫墓是清明节的中心活动。明人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记载:“三月清明日,男女扫墓,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粲粲然满道也。拜者、酹者、哭者、为墓除草添土者,焚楮锭次,以纸钱置坟头。”在我国南方,由于清明时节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春光明媚,生机一片,清明又是一个踏青春游的日子。历代诗人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宋代吴惟信就曾在《苏堤清明即事》中写到“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宋代僧人仲殊的《诉衷情·寒食》“涌金门外小瀛洲,寒食更风流。红船满湖歌吹,花外有高楼。     晴日暖,淡烟浮,恣嬉游。三千粉黛,十二栏杆,一片云头”,明代散曲家王磐的《清江引·清明日出游》:“问西楼禁烟何处好?绿野晴天道。马穿杨柳嘶,人倚秋千笑,探莺花总教春醉倒”,都是写仕女清明节郊游之乐的。而在北方,人们主要是忙于祭祀。农民们则依据当天的气象来预测农业的丰歉,总结出“清明难得晴,谷雨难得雨”、“清明风刮坟上土,庄稼佬白受苦”等农谚。若清明这天真的风和日暖,农民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一个时期以来,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清明祭扫也“与时俱进”,越来越多地染上了商业色彩,也出人意料的越来越低俗化。利欲熏心的商家利用人们传统的“事死如生”心理,将现代物质生活与迷信思想嫁接起来,想方设法地对祭祀活动加以商业包装,致使祭祀物品内涵不断外延,档次不断提高。商家的蛊惑煽情,富商大款一掷千金的竞侈斗富推波助澜,好事者稀里糊涂的盲目跟风,把芸芸众生刺激得如醉如痴、晕头转向,生怕省了票子丢了面子,铺天盖地的祭祀浊流,把原本庄严肃穆的清明祭扫搞得乌烟瘴气。前几年,就有记者看到,清明临近,天津市殡葬品市场,除了纸扎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旧三大件”和电脑、轿车、别墅“新三大件”外,开始出现纸扎警察、私人医生、护卫队、高尔夫球场。 在一条被称为“十里冥街”的商业街上,时髦的“笔记本电脑”、印着“冥府电信”字样的“手机”,各种“冥币”、“麻将”、“金条”应有尽有。 在一家店中,居然发现了一辆售价4000元的“奔驰轿车”,还有纸糊的带游泳池、佣人、保镖、直升机和千娇百媚“小蜜”的豪华别墅,门窗、家具、现代化电器一应俱全,售价30000元。其他地方也是大同小异,如长春的殡葬用品市场上,也是衣食住行应有尽有,有的还出售纸糊的银行金卡以及与其配套的美元、欧元、英镑等。
 
 每逢佳节倍思亲,乃是人之常情,特别是人愈发达愈迷信,似乎也愈加愿意表现亲情。挥金如土,不好说这里有多少迷信,多少亲情和多少作秀的成分,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让亲人在另一个虚拟世界中过得好一点的愿望应该是真实的。然而这种真诚与孝道最好是应用于生前而不是幽明阻隔的死后。孔夫子的学生子夏提倡:“事父母能竭其力”,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也说过:“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就是说,与其在父母死后杀猪宰羊大操大办,倒不如在父母生前用粗茶淡饭供养得好一点。即便那时你并不富裕,但只要有一颗真诚的孝敬之心,并且尽一己之能努力去做,老人也就心满意足了。养老与祭祀,一实一虚,理性的做法应该实事实办,虚事虚办,千万不能把实事办虚,虚事办实。死后哀荣不如生前尽孝,死后心安不如生前无疚,纵有再多的冥卡冥币、豪宅靓女,也不过是是鼓了奸商的腰包,九泉之下的人们是无论如何也享用不到了。
 
 南宋诗人高翥《清明》云:“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尚且能够认识到,清明不过是人们祭奠亲人、寄托哀思的一种形式,纵有美食琼浆,又“一滴何曾到九泉”?为什么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人们对于自然界的认识越来越科学化的今天,不少人反倒从朴素的唯物主义认识论倒退了?前几年曾有北京一大款焚烧人民币祭祀先人的报道见诸传媒,不知过一段时间,会不回有人真的把奔驰宝马开到墓前烧掉呢?
 
 近年来,政府和有关方面采取了种种遏制清明陋习的措施,如引导人们敬献鲜花、栽树、网上祭祀等,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最根本的还是要在改变人们的传统观念上下功夫。让人们在缅怀亲人、寄托哀思的同时,更多一些对于人生的思考,走好人生途程的每一步,活得有情趣有意义。这才是对于已故亲人的最好的纪念,最大的慰藉。
 
 期待一个符合时代精神的无污染的绿色清明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