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记忆与不忘的责任

2017-03-27 13:20
失去的记忆与不忘的责任
张兵《女外交官手记》用满怀深情的笔触描绘了这样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在斯德哥尔摩东城一条主要街道上,经常能看到一位老人在街角站立,他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不管是酷暑严冬,还是雨雪风霜,总是这样笔直地站立在那里,活像一尊雕塑。原来,这是一位为了士兵和其他人的安全,被惊马拖出去几百米远,从而导致神经系统严重损伤的瑞典皇家卫队军官,三十多年来,他几乎丧失了所有的记忆,“但他唯一没有忘记的是自己的职责”。
 
 
职责者,职守中应为之事务与责任也。责任是什么?从法律的层面说,责任是一种义务,是每个人都必须承担的社会义务,不容逃避,不容亵渎;而从道德的层面说,责任又是一种热爱和一种自觉、自律,一种奉献,一种感恩与回报,一种全身心的投入与坚持,一种面对困难的一往无前和面对死亡的义无反顾。在这个问题上,每一个人都要经受法律与道德的双重检验。逃避责任,可能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永远无法面对良知的拷问。德国大诗人歌德说:“责任就是对自己要求去做的事情有一种爱。”这是一种无疆的大爱,有了这种爱,才能够自觉地去履行责任,才能够尽职尽责地去做好自己应该负责的事情。大到社会事务,小到私人交往,无不如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蜀汉·诸葛亮)、“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宋·范仲淹《岳阳楼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明·顾炎武)、“位卑未敢忘忧国”(宋·陆游《病起书怀》)这是古今贤臣良相、志士仁人对于国家和天下苍生的责任体认;“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唐·王昌龄《出塞》)、“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宋·岳飞《满江红》),这是爱国将士、民族英雄对于国家统一、领土完整的责任宣示;“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明·顾宪成),这是以天下为己任的读书人对于社会的责任担当;温家宝总理,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每当灾难发生之际,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来到灾害现场,站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给人民以信心、勇气和力量,这是共和国家领导人对一个国家和民族,对老百姓的高度负责;中国农行福建省龙岩市新罗支行社兴储蓄所储蓄员何桂萍、林红面对劫匪的炸药包,临危不惧,奋不顾身地死死地顶住炸药,按下报警器,引爆的炸药致使何桂萍当场牺牲,林红双眼及全身多处被炸伤,这是她们对于国家财产安全的高度负责;汶川地震时,英雄教师谭千秋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4个学生。学生生命保住了,谭老师却壮烈牺牲了,这是一个普通教师对于学生的高度负责;舟曲泥石流灾害,危难之际,父亲将泥石流挡在身后,用双手把三个孩子紧紧搂在胸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这是一个父亲对于子女的高度负责;大连市公交汽车联运公司702路双层巴士司机黄志全在驾驶途中突然心脏病发作,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强忍剧痛,极其艰难地把巴士缓缓地靠向路边,让乘客依次安全地下了车,将发动机熄火,然后才趴在方向盘上停止了呼吸,这是一个司机对于乘客的高度负责……
 
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无论你是为人父(母)、为人夫(妻)、为人子(女),还是作为一个机关、一个团体、一个机构的负责人,都有作为这个角色应尽的责任。面对这样一位用忠诚与挚爱将责任诠释得淋漓尽致的老人,面对从国家总理到普通百姓的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尽责之举,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多一份感动,多一份尊重,为那熔铸在生命和灵魂里的责任意识,为那种生命不息履责不止的坚定与执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多一份坚守,坚守理想信念和矢志不渝的忠诚;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多一份承担,常怀敬畏戒惧之心,永铭守职尽责之念,承担起对于国家、民族、社会、家庭、亲友应该承担的责任;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多一份自省,想一想是否每时每刻都在坚守着自己的责任,为了这份责任,我们究竟付出了多少?想一想履责行为是否受到了污染,清夜扪心,能否真的能够仰俯无愧?
 
责任不在大小,只要勇于承担并且努力去做,你就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假如每一个人、每一个团体、每一个机构都能负责任地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不推卸,不逃避,不虚与委蛇、敷衍应付,这个世界一定会更好。(20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