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糊涂”别解

2017-03-27 13:2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成了人们的口头禅。从毛泽东“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到郑板桥的难得糊涂,这种转变折射出国人在经历了疾风骤雨的阶级斗争之后的一种厌倦争斗渴望平和、平静和平淡的心态。
 
 
对于郑板桥 “难得糊涂”的含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通过网络搜索,大致自我解嘲说、抗议之声说和心安理平说三种说法。我倾向于第三种意见。我觉得,对于我辈凡夫俗子,“难得糊涂”更多的是一种面对世事不公的无奈,一种参透世情后的自我麻醉与心理平衡,一种全身远祸的自我保护。
 
我觉得,郑板桥将“难得糊涂”的本意,通俗一点说应该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守定一条做人的基本准则,一条道德底线不动摇。不妨试举几例。其一,他在《雍正十年杭州韬光庵中寄舍弟墨》的家书中说:“愚兄为秀才时,检家中旧书簏,得前代家奴契劵,即于灯下焚去,并不返诸其人;恐明与人,反多一番形迹,增一番愧恧。……自我用人,从不书券;合则留,不合则去,何苦存此一纸,使吾后世子孙,借为口实,以便苛求抑勒乎?如此存心,是为人处,即是为己处。若事事预留把柄,使入其网罗,无能逃脱,其穷欲速,其祸即来,其子孙即有不可问之事、不可测之变。试看世间会打算的,何曾打算得别人一点?直是算尽自家耳,可哀可叹。”其二,长期以来,民间就广为流传着郑板桥“判潍县僧尼还俗完婚”的佳话,说郑板桥在任潍县知县期间,崇仙寺僧与大悲庵尼私通,被好事者发现扭送公堂,以有伤风化罪请求严办。郑板桥了解原委后,判两人还俗完婚,并以赋诗一首相赠:“一半葫芦一半瓢,合来一处好成桃。从今入定风归寂,此后敲门月影遥。鸟性悦时空即色,莲花落处静偏娇。是谁勾却风流案,记取当年郑板桥。”其三,公元1754年秋,郑板桥由山东范县调任潍县知县时,正遇上百年未见的旱灾。而钦差姚耀宗却不闻不问,反而向他求字画。郑板桥目睹百姓惨像,非常忧郁。妻子劝慰他,既然皇上不问,钦差不理,你就装装糊涂嘛!郑板桥怒言:装糊涂,我装不来!你看,在郑板桥老先生看来,什么主仆关系、封建礼教,统统可以糊涂视之。然而在事关百姓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却必须一是一二是二,丝毫糊涂不得。我以为这应该是他以自己的行动做出的对于“难得糊涂”的最好的注解。
 
然而正如郑板桥说,“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返糊涂更难。”让精明的人装糊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经历艰难挫折和人生起伏,不参透世故人情,一般人难以达到这样宠辱不惊的境界。现在,我们在这里老生常谈式地讨论这种大众心态,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我发现,糊涂之学原来与厚黑之学有着深刻的渊源,且近年来越发异化甚至有些“癌变”,离郑板桥老先生的初衷越来越远。有一些绝顶聪明的人,已经在更深的层次上,把糊涂之学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境界,糊涂的目的已不仅仅是保持心灵的安宁,在他们的手中,糊涂成了一种愚弄别人的伪装,一种同流合污的掩饰,一种求官求财、谋取私利的工具。
 
官场糊涂。当今社会,糊涂之学已被某些官员玩得炉火纯青。一曰糊涂统计。屡禁不止的弄虚作假,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有些人明知下面在作假,却故意装糊涂(因为他们知道有时下面的作假其实是上面逼出来的,若下面认真起来就难以圆上面的谎),一级一级的糊涂下去,数字出官,官出数字,政绩工程,误国误民。三曰糊涂执法。顺水推舟贪赃枉法。由于某种利害关系或直接利益,任凭相关人员勾结串通上下其手,如同红楼梦里的贾雨村,葫芦提判断葫芦案,干净利落了无痕迹,精通官场潜规则的门子最终倒真的成了“葫芦僧”。
 
职场糊涂。对上对下装聋作哑。对于上级的缺点毛病或工作中的失误,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于上司的指责甚至诿过,毅然承担,不做任何辩白,甘做替罪羊;而对于下属的错误,一般情况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庇护的尽量庇护,从而收买人心,增加下属对于自己的依附程度,营造关系网,成就“家天下”。
 
商场糊涂。瞒天过海的权钱交易。麻将桌上,红中白脸,东西南北风成为交易的载体,糊涂输,糊涂赢,心有灵犀,不露痕迹,瞒天过海,各得其所。
 
名利场糊涂。一曰糊涂署名。研究生的论文导师大多必定署名,有些论文导师未参与任何工作,既未出题,也未操作或参与讨论,就堂而皇之地署了名,有的还全部署为第一作者,不管导师参与工作的程度如何。国内某大学的一位学院院长,年产论文近百,他要求他所管辖的人员写论文一定要挂上他的名字,而且多半要挂成第一作者。二曰糊涂“售”奖。最近,新华网一篇报道揭露,2010年1月23日被人民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信息杂志社授予“2009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 的民营企业家郜银河,在参评时就已经身负重债,其房产和汽车已于2009年11月被法院查封,至案发时,已经欠下债务4000余万元。这样的“千万负翁”为何能够评为“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郜银河的妻子柴凌英在公安机关的一次讯问笔录中坦言:“中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是花了钱的,郜银河说花了100万元,我觉得不止这个数。”(新华网2010年12月02日《“千万负翁”获评明星企业家,坦言耗百万运作》)
 
情场糊涂。前几年媒体就披露了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与原安徽省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郎舅共用情妇”的丑闻,近年来网上又出现了备受诟病的“公共情妇”李薇。李薇33岁时成为原云南省长李嘉廷的情妇,李嘉廷案发后,李薇搭上了在云南工作过的原财政部长金××,后通过金××等人的介绍,又傍上原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原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陈、杜共享一个情妇,结成了腐败三角。
 
赛场糊涂。在公安机关掀起的足坛打假反腐风暴中,一个个“假、赌、黑”案件被曝光,一个个重量级人物被依法逮捕。从球员到教练、领队,到裁判,乃至足协官员,大家心有灵犀,糊涂踢、糊涂判、糊涂管,一任跳梁小丑翻云覆雨兴风作浪,致使足坛黑幕重重,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据说涉案人员上千,现任与前人的足协高官就近30人。其实,似这般糊涂的又岂止一个足球?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糊涂之所以为“难”,难就难在要糊涂得巧妙,糊涂得自然,糊涂得珠联璧合,天衣无缝,你好我好,皆大欢喜,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远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者。假若糊涂功夫不到家,或者糊涂过了分,有时也会翻车,媒体上因渎职、枉法进了班房的也时有所闻。此时的糊涂就不是聪明而真的成为地地道道的大糊涂。“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弄虚作假换来的红顶子,权钱交易的不义之财,是难以戴得舒坦、花得仗义的。即便能够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却难以逃脱良知的拷问,每天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胆战心惊,那种滋味怕也不是很受用的吧?(201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