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不是“不高雅”而是“不成熟”

2017-03-27 13:21
2011年2月19日,新华网转载了人民网署名“刁博”的《赵本山不是“不高雅”而是“不成熟”》的文章。读过的第一感觉,不是赵本山“不高雅”、“不成熟”,而是作者太“高雅”、太“成熟”了,高雅、成熟得几近不食人间烟火了。
 
 
首先,作者选错了抨击的对象。赵本山从来没有说过自己“高雅”,观众的心目中也没有将赵本山及其团体从事的以二人转为主的艺术形式定位于“高雅”。赵和他的徒弟们将原本低俗的草根艺术二人转表演技艺移植、嫁接到小品表演中,使其成为雅俗共赏、大众喜闻乐见的春晚重头戏,登上了中央电视台这个大雅之堂,已属不易。再去要求它如昆曲、交响乐那样高雅,那样阳春白雪,是不是过于苛刻了(况且昆曲也不是雅得那般纯纯粹粹,即以昆曲折子戏《游园惊梦》而言,就不全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那样的“雅”,其描写杜丽娘、柳梦梅梦中幽会的词句“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稍儿揾著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见了你紧相偎,慢厮连,恨不得肉儿般团成片也,逗的个日下胭脂雨上鲜”,其意淫不亚于二人转的“粗口”,又岂是一个“俗”字所能了得)?
 
其次,背离了小品的艺术定位和大众的审美需求。小品,在当今大众心目中的概念已经从原始意义上的“简短的戏剧表演”演化成单纯的喜剧表演,成为一种逗观众开心一笑的轻松、幽默的艺术形式。能不能让人“笑”,绝对是判别小品好坏的重要标准。如同不苟言笑的政府官员和沉稳严谨的学者在酒桌上有时也会开几句粗俗的玩笑或讲几个荤段子,杂技场上的观众在紧张刺激之余也想欣赏一下滑稽小丑的搞笑表演一样,生活在重重压力下的芸芸众生,也希望在快速紧张的节奏下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开怀笑一笑。如刁文所说“持有不同审美标准的观众”中,这样的“下里巴人”怕是要占绝大多数。如果一定要求所有的文艺作品都“阳春白雪”,所有的受众都总是板着面孔做一本正经状,那么,文艺的路只能越走越窄。
 
第三,不能对审美标准强求一律。在文化多元化的社会环境下,审美标准要多一些兼容。观众需要昆曲、交响乐一类的高雅,也需要相声、小品一类的雅俗共赏,不能像文革时期那样,搞成“样板戏”一统天下天下。万紫千红总是春,一枝独秀难以适应大众的多样性需求。
 
虽然,自以为高雅者未必就高雅,自以为成熟者也未必就成熟,但刁文也并非一无是处。“虽说赵本山上了近二十年的春晚,但一成不变的搞笑风格让他只是在初学者的位子上原地踏步,离艺术、文学差距甚远”的说法尽管不十分准确,毕竟道出了创新与跨越这个赵系小品不能回避且必须解决的问题。纵观赵本山二十年来的春晚小品,赵本山、宋丹丹、范伟、高秀敏、何庆魁这些黄金组合,创下了不少经典之作,如《拜年》、《昨天今天明天》等,堪称当代小品的巅峰。在此之后,赵及其弟子们(包括其他的小品演员)虽然不断探索,力求突破,可惜都没有达到这些经典的高度。大师也有江郎才尽时,这似乎是一条千古不移的铁律。若本山真的感到很吃力,还是不要勉强撑持的好。毕竟已经创立了至今无人能够逾越的丰碑,进与退、褒与贬还真的那么重要吗?(201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