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去了少年幻想,摒弃了世事纷争

2017-03-27 13:20
抛去了少年幻想,摒弃了世事纷争
 
    小时候,喜欢在秋高气爽的季节里,一个人坐在山坡上、小桥头、水塘边,看那天空中飘忽不定的浮云,静静地,看上几个钟头,欣赏着那倏忽而聚、倏忽而散,或浓或淡,千姿百态变化万端的云团云朵。时而幻想着那云变作了起伏的群山、奔驰的骏马、雪白的羊群,变作了桀骜不驯的孙悟空、憨态可掬的猪八戒,变作了狗公鸡狐狸、狼外婆和渔夫金鱼,沉浸于美丽的童话世界;时而放飞梦想,让少年的憧憬,漫无边际地天马行空,伴着悠悠飘泊的云翳,写满万里蓝天……
 
成年以后,仍然喜欢看云。只不过少了些童真稚趣,多了些尘思俗虑,少了些天真浪漫,多了些触景生情。虽然,一场春雨过后,看明澈天空中那随风飘散的丝丝缕缕,心头会有一种豁然开朗、如释重负的快意;有时也会尽情享受那柳丝轻拂、风轻云淡所带来的闲适恬静,但更多的时候,是那种挥之不去的牵愁系怅和感物伤怀。七夕的傍晚,夜幕初降,在落日的余晖下,看天空中轻灵舒卷的云朵,会想起“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的词句,沉浸于咫尺天涯两情隔阻,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别恨;风晨雨夕,看波涛汹涌般翻滚而来的滔滔云海,心头便会浮现出云谲波诡这个可怕的词语,感喟于人心险恶世事艰难,忧谗畏忌,感极而悲;在落日的余晖中,看漫天五彩斑斓渐次黯淡,一步一步地融入夜色,感叹人生苦短,岁月无情,辉煌灿烂转瞬成空……
 
上了年纪,再去看那云,却是别有一番心境。抛去了少年幻想,摒弃了世事纷争,你会突然感到,云自是云,我自是我, 所谓触景生情,原不过是境由心造。云聚云散原本无心,我又何必牵强穿凿自作多情?进而又想到,我们的这个世界,岂不如同那多彩多姿、变幻莫测的云海?当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时,便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成功的烦恼,失败的烦恼,得的烦恼,失的烦恼,进的烦恼,退的烦恼,富的烦恼,穷的烦恼……聚散离合,生老病死,烦恼无时无处不在。而你一旦能够如智者观云般的置身物外,把人世间的恩怨情仇成败得失都看做客观存在的自然之物,从静中观物动,向闲处看人忙,达到所谓“恰似庭前老槐树,春风来似不曾来”的境界,便会感到,大千世界的林林总总,便如那变幻万端的云,缠绕萦回,飘来荡去,不可抹杀,亦不容回避。没有邪恶,便无从彰显正义,没有战争,便无从彰显和平,没有死亡,便无从彰显生命。只要拿出观云的心态去观世,冷眼争斗攘夺,静观风云变幻,得失荣辱一笑置之,雨雪风霜随缘自适,则任何烦恼自然都会离我而去,而收获的便是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