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优胜劣汰,提高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和竞争力

2017-03-27 13:21
 
日前从网上看到杨澜访谈录——《赵本山:我与春晚19年》,谈到小品《卖拐》的深刻主题,说中国人“太容易偏听偏信,”“太容易被人左右了”(杨澜的表达似乎比赵本山更准确些),说白了,就是太容易受忽悠,太容易上当受骗了。
 
以前只是把《卖拐》当成笑料看,从来没有想到去探求什么主题或寓意。经赵本山一说,细想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中国人从普通百姓到政府官员都太容易受忽悠了,因而也就太容易上当受骗。这样的事例真是层出不穷,不胜枚举。
 
1994年8月当吴炳新、吴思伟父子在山东济南创立三株公司的时候,只有30万元的注册资本。 然而,短短三年时间,三株在全国注册了600个子公司,设立了2000个办事处,吸纳了15万销售人员,公司的销售额从1个多亿跃升至80亿元,净资产从注册的30万元达到48亿元,三株口服液一度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保健产品。三株崛起的秘密武器就是忽悠。一方面,打着“三株争当中国第一纳税人”和振兴民族工业的旗号取悦民众,煽起了浓厚的民族热情。另一方面,则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向农村和城镇市场强力渗透。一是采用报纸投递的方式,在一定范围内进行地毯式的逐户投递,宣传产品功效。二是首创了“专家义诊”的户外宣传销售活动,同时邀请当地知名人士到场以壮形色,并配合优惠销售。农民排队就诊的结果往往是,男女老少都患有肠胃疾病,而治疗的唯一方法,就是喝三株口服液。三是制作电视专题片,通过一些患者的现身说法,以及大型活动的现场视频,对观众产生强大的暗示作用,使之不知不觉中成为三株的俘虏。同时,他们还招聘了数以十万计的大学生,把三株口服液的广告刷在乡村每一个可以刷字的墙壁、电线杆、牲畜圈舍和茅厕上,以至于在每一个有人烟的角落,几乎都可以看到三株的墙体广告。然而好景不长,正当三株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掀开了大多数老百姓钱袋的时候,1997年,湖南常德一老汉服用三株口服液致死的突发事件导致了三株公司的迅速崩溃,三株神话也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句号。
 
另以东北为例,2003年以来,吉林市公安局共立案查处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17起,被害群众多达5万余人,其中吉林市“新同舟”公司以月息6%-10%的高额利息作“诱饵”,非法集资2.24亿元,受骗群众涉及吉林、辽宁和安徽3个省共5500多人。吉林纳士塔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也以高额利息回报为“诱饵”,在吉林、长春、延吉等地非法集资1.23亿元,有数千户老百姓被骗得一贫如洗,有的甚至家破人亡。这期间既有犯罪嫌疑人的忽悠,也不乏政府官员的推波助澜——犯罪嫌疑人忽悠了政府官员,官员的参与又客观上忽悠了群众。2004年,万里大造林公司董事长陈相贵利用公众对社会“名人”、“明星”的崇拜心理,在万里大造林孕育之初,就扯上了小品作者何庆魁和笑星高秀敏,又拉上个别知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为其摇旗呐喊,陈还钻进电视剧《刘老根》和《圣水湖畔》中扮演了两个正面角色———乡党委书记马明和陈书记,混上了一张明星脸,并汇款给相应的评选活动组委会,窃取了“中国改革十大新闻人物”、“中国最具影响力企业家” 、“感动中国十大策划创新人物”和“中国农村十大致富带头人”等荣誉称号。在3年多时间里,以“万里大造林、利国又利民”这句连小孩子都耳熟能详的广告和8年后每亩林木蓄积量达到12立方米、10年达到15立方米等“高回报零风险”的空头支票,忽悠了29987人投资万里大造林,非法吸纳公众资金13亿元。
 
上面说的是普通百姓受忽悠上当,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上,同样不乏其例。作为最古老的大豆原产地国家之一,1995年前,中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然而在我国开放大豆市场后,本来是优质大豆代表的中国大豆,突然遭到诸多贬抑:含油量低,水分高,杂质含量高,甚至有人夸张说,“中国大豆一半都是沙子”。各种以科学面目出现的研究报告,急着给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盖上“劣质”的标签。于是,企业家们被忽悠得晕头转向,纷纷把目光转向了进口大豆,以转基因品种为主的进口大豆,则洪水般涌进中国市场。2000年,中国大豆进口量首次突破100万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到2006年,我国大豆净进口2800万吨,是国内产量的1.77倍,进口依存度高达64%;2008年中国进口更是超过3700万吨。过度依赖进口使中国的大豆和大豆产业元气大伤,完全丧失了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权。2004年中国大豆企业赴美采购大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操纵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攀升,达到每吨4300元人民币。而当中国企业“满载而归”后,不到一个月,豆价大跌50%!许多业内人士至今还对这个惨痛教训记忆犹新。
 
赵本山毕竟是老谋深算,他只在舞台上忽悠,却不上陈相贵的贼船。而我们的有些官员,则不仅自己受忽悠,反过来又帮助忽悠者去忽悠老百姓(尽管有时可能是不知觉的),如前面所说的吉林市的某些官员。从这一点看,赵本山要比他的老搭档何庆魁高秀敏高明得多,也比我们的某些政府官员清醒得多。
 
普通百姓受忽悠上当,是源于他们贪便宜的心理,只要牢记“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不去期望天上掉馅饼,就可以免被忽悠,不上当受骗。然而要在关系国计民生的大问题上不被忽悠,却需要领导者的大学问大智慧,需要独立思考的清醒头脑。令人欣慰的是,最高决策层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始终保持了清醒冷静,如在云谲波诡、变幻莫测的国际经济局势中,不受粮食流通领域“激活休克鱼” = 1 \* GB3 ①和中国粮价应“与国际接轨”以大幅度增加农民收入 = 2 \* GB3 ②等论调左右,坚持提高对农民的种粮补贴,合理稳定粮价,对外资进入中国的粮食流通领域和养猪产业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不受茅于轼们的忽悠,坚持18亿亩耕地红线不动摇 = 3 \* GB3 ③,等等。但愿我们的各级领导高度警惕各类大小忽悠,遇事多问几个为什么,多一些独立思考,少一些盲从,少交一点这方面的“学费”才好。
 
  ①国内某外企高管发表文章,提出“粮食行业需要洗牌,需要优胜劣汰,提高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和竞争力。既然依靠行业自身力量难以做到,那么外资的进入,激活休克鱼,也不失为一种方法。……粮食产业完全由低效的国内企业掌控,那么这是一种低水平的安全,经不起风浪。外资进入中国粮食产业,在一定程度上会刺激国内粮食企业做大做强,真正培育出世界性的粮食产业集团。”
 
  ②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接受广州某网站财经访谈时指出:“把粮价一次性地同国际接轨,农民的收入就增加一倍,那么农民的消费倾向就会很高。” 《新浪财经》专栏作者、《中国青年报》编辑童大焕在博客中说,“全面提高市场粮价、使之与国际接轨的政策措施,无论从公平性还是从效率角度,都大大优于间接给农民发放种粮补贴。”“国家全面补贴粮价,让粮价保持低价格,事实上也在补贴中高收入阶层,耗费了大量资金,结果却并不公平。倒不如让粮价与国际接轨,使国内粮价恢复到其应有水平,大幅度提高农民收入。国家的补贴,则主要用于补贴城乡低收入人群。这样的补贴,更公平,也更有效率”。
 
  ③2008年12月24日,经济学家茅于轼教授任理事长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了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完成的“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研究报告,结论为,确保18亿亩耕地以保障粮食安全的观点是错误的,甚至是有害的。茅于轼教授认为,在市场经济的自由交易、要素替代的机制下,在国家粮食库存和外汇收入充足的情况下,基本不会发生所谓的粮食安全问题,也不存在耕地保护问题,即便出现粮食缺口,也可以通过国际市场购买。(2009.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