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徵明的一首词说开去

2017-03-27 13:22
 
抗金名将岳飞之死,按照民间流传的说法,是死于秦桧夫妇的东窗之谋,所以杭州西湖岳坟前放置了秦桧夫妇及张俊、万俟禼的跪像。明代才子文徵明的一首《满江红·题宋思陵与岳武穆手敕墨本》:“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端,堪恨又堪悲,风波狱!  岂不念,疆圻蹙;岂不惜,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千古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认定宋高宗赵构才是杀害岳飞的真正凶手,把秦桧置于从属地位。然而从政治学或官场权谋学的角度来分析,岳飞之死其实是因为不懂政治。这位驰骋疆场的英雄缺乏官场所必须的权谋与机变,尤其是不善于揣摩最高统治者的意图,所以才酿成了风波亭上的千古冤狱。
 
揣摩,《汉语词典》的解释是:玩索以期得其真,以比合之。说白了,就是搞清楚研究对象的真实意图,采取恰当的方式以应对之。自古伴君如伴虎,又道是天意从来高难问,岳飞就是因为没有着意揣摩宋高宗的真实意图,所以才落得个“赐死”的下场。
 
站在宋高宗的立场上,他希望岳飞至少应该:第一,不要去干皇帝不愿干的事情。宋高宗宁肯割地纳贡称臣,当一个偏安一隅的儿皇帝,也不愿迎回父兄,丢掉皇帝的宝座。可是岳飞却把直捣黄龙、迎回二圣作为终极目标,叫得震天响,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激烈反对议和,赵构能不恼火吗?第二,不要去管那些不该管的事情。绍兴七年,岳飞听说金人想要废刘豫,改立宋钦宗的儿子为傀儡皇帝,图谋制造两个宋朝对立的局面,所以便向高宗建议早立太子,以安定人心,破除金人的诡计。但是岳飞此举却遭到高宗的猜忌,他认为岳飞只是一介武将,不应该僭越身分,干预立储之事,从而使得高宗和岳飞的关系更加恶化。第三,不要让皇帝下不来台。南宋初年的大将,差不多个个都贪财,就连名将韩世忠也未能免俗。而岳飞却是例外。他死后被抄家时,家里仅有现金一百余千,其他布帛粟麦等项,合计不过值钱九千余串;有次吴玠送美女给他,他说:“主上宵旰,岂大将安乐时?”拒不接受。高宗曾为他营建私第,他辞谢说:“敌未灭,何以家为!”似乎满朝文武包括皇帝在内,大家都在贪图享乐醉生梦死,只有岳某人念念不忘江山社稷,搞得皇帝很没有面子。同时,一个不贪财、不好色又手握重兵的人,也使高宗感到难以驾驭,这就越发坚定了赵构杀他的决心。第四,不要让皇帝心生疑忌。功高震主,乃人臣大忌。岳飞只知一味地“尽忠报国”,不谙韬晦之计,也给奸佞之臣的构陷造成了可乘之机。据说秦桧所列岳飞的罪状之中,就有这样几条:其一,淮西战败之后,岳飞曾经当众骂道:国家了不得了,皇帝又不修德。其二,朱仙镇班师之后,岳飞和他的助手张宪,曾有过这样一段对话。岳飞问张宪,天下事该怎么办?张宪回答说,就看您想怎么办。其三,据说岳飞曾经说过,自己与太祖赵匡胤都是30岁左右就当上了节度使。这三条罪状加起来,还不要了岳飞的命(岳飞原话是:32岁建节,自古少有。这顶多是一句飘飘然的自鸣得意而已,居然被演变成了胸怀异志的弥天大罪)?
 
上面说的是岳飞不善揣摩招致杀身之祸。也有如《三国演义》中杨修那样虽然善于揣摩曹操的心理并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他的意图,但却终于失败了的人。如破解“活”字、分食“一盒酥”,尤其是解密“梦中杀人”事件(“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引起了曹操的反感,以至于最后被曹操用“鸡肋”事件做为借口砍掉了脑袋。杨修招致杀身之祸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恃才傲物,在享受炫耀快感的同时,恰恰忘记了一个人们最普遍、最根本的心理——不愿意让别人超越自己。尤其是曹操那样位极人臣、颇具聪明才智而又十分自负的人,他如何能够容忍一个小小的主簿处处压自己一头,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即便你揣摩到上司的意图,也要因时因地因人,决定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哪些事当做,哪些事不当做,什么时候只能说不能做,什么时候只能做不能说,什么时候又要不说也不做。千万不要像杨修一样到处耍小聪明,稀里糊涂地丢了脑袋。
 
善于揣摩又能想出实现当事人意愿的办法,才是真正的聪明人。春秋时郑庄公的母亲姜氏欲帮助小儿子推翻郑庄公未果,庄公“遂寘(同“置”)姜氏于城颖,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当时的一位颖考叔看透了庄公的心思,就去觐见庄公,并为他想出了一个保全面子的办法:“若阙(同“掘”)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庄公按照他的办法去做,母子相见,和好如初,“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左传·隐公元年》)。又,《新唐书·李勣传》记载,唐高宗李治欲立武则天为皇后,遭到了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一批元老重臣的强烈反对。一天,“帝召勣与长孙无忌、于志宁、褚遂良计之,勣称疾不至。帝曰:‘皇后无子。罪莫大于绝嗣,将废之。’遂良等持不可,志宁顾望不对。帝后密访勣,曰:‘将立昭仪,而顾命之臣皆以为不可,今止矣!’答曰:‘此陛下家事,无须问外人。’”遂使李治下定决心立武则天为皇后。长孙无忌、诸遂良都遭到了迫害,而李勣却官运亨通,备受恩宠,“帝东封泰山,(勣)为封禅大使。尝坠马伤足,帝以所乘马赐之。”另据欧阳修《归田录》,有一次,宋真宗与群臣一起赏花钓鱼,“临池久之,而御钓不食”,宋真宗觉着很没面子。丁谓在旁看得明白,立即赋诗道:“莺惊凤辇穿花去,鱼畏龙颜上钓迟。”原来是真龙天子把鱼吓跑了!真宗听后大悦,不快之情顿消。
 
在官场,一些人说话办事往往并非出自真心实意,有时正话正说,有时正活反说,当下属的必须明白上司的真实意图,讲上司想讲而不能讲的话,做上司想做而不能做的事。1948年3月国民党在南京召开“行宪国民大会”之前,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临时全体会议,讨论总统及副总统候选人的产生方式。蒋介石宣读了一份事先准备好的演说词,声明他绝不竞选总统。有些人信以为真,认为总统有名无权,蒋介石是真不想干。只有张群摸透了蒋介石的心思,站起来反对,并建议修改宪法,“赋予总统以紧急处理权”。中常会通过了张群提出的建议,张群又亲自鼓动一帮元老前去劝驾,蒋介石见目的已经达到,于是欣然担任了总统候选人。许多人感叹:“知蒋者莫如张也”。
 
罗贯中笔下的诸葛亮,更是一个善于洞察别人心理并加以巧妙利用的高手。他多次猜透周瑜的心思,特别是看穿了周瑜欲火攻破曹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心病,并答应为其借三日三夜东风,使周瑜虽必欲杀之却又不得不暂缓出手,进而一举占据荆州、襄阳等七郡,使刘备坐收渔人之利,成为赤壁之战最大的赢家;街亭失守,料定司马懿“此人料吾平生谨慎,必不弄险”,因而在西城只有两千五百兵丁的情况下,大胆实施“空城计”,坦然面对十五万曹兵,“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致使司马懿“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化解了一场危机。
 
揣摩是一种无处不在的大学问,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其实就是一个相互揣摩的过程。大到敌对双方的争斗,利益群体间的博弈,小到上下级、同僚之间的交往及亲友邻里间相处,无不如此。
 
同任何事物都有两重性一样,揣摩之术运用得好,可以促进人际和谐,社会安定。但若曲意逢迎就会堕入机诈一途。全看运用者的目的何在了。(2009-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