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行纪之三 ——林海、瀑布与锦江大峡谷

2017-03-27 11:13
长白山行纪之三 ——林海、瀑布与锦江大峡谷
 
 
    进入长白山,首先感受到的,便是那浩瀚无边的茫茫林海,以及界限分明的立体植被。据导游介绍,从下至上依次为针阔混交林带,针叶林带,岳桦林带和高山苔原带。           
 
    针阔混交林带是长白山垂直景观带的最下部,处于海拔500—1100米间,树木以红松,落叶松,黄菠萝,胡桃秋等针阔树种为主。还有一些藤类植物,如山葡萄,五味子和多种弥猴桃等,在二道白河两岸还生长有长白山特有的植物——美人松。
 
    针叶林带位于海拔1100米—1800米之间,树木主要以耐寒的针叶树如红松、云杉,冷杉,落叶松为主。
 
    岳桦林带位于海拔1800米—2000米之间,这种长白山特有的树木没有一般桦树那种清秀挺拔的风姿,而是树干扭曲弯折,尤其是在迎风坡上的树木,由于疾风劲吹,树干都整齐地向背风面倾斜,几乎匍匐在地。由于海拔高气候恶劣,岳桦树每年的生长期只有三个月,所以像碗口粗的一棵岳桦树就要有二百年以上的树龄,而且木质坚硬如铁。这也是长白山一大怪,“石头浮在水面上,木头沉到水底下”。
 
    高山苔原带位于海拔2000米以上的长白山火山锥体的中上部,多年生的草本地衣、苔藓构成了开阔的地毯式的高山苔原。据说,每年5月底6月初高山杜鹃在这里顶雪开放,7月,鸢尾、百合、大花萱草、金莲花、塘松草、藜芦花等数百种高山花卉竞相开放,高低错落,铺坡盖谷,漫山遍野姹紫嫣红,犹如人间仙境。可能是我们来的时机有些不对(抑或没有进入花事佳绝处),没有见到那种摄人心魄的奇特景观。
 
    地下森林是长白山海拔最低的胜景区,因森林生长在巨大的断陷谷地之中,故亦称谷底森林。地下森林南北长约2500米—3000米,谷壁落差约75米。沿着弯弯曲曲的林间小径,踏着略显湿滑的木质阶梯进入森林,目之所见,到处是红松、冷杉、云杉等高耸入云的珍稀树种,遮天蔽日,阳光从树木的缝隙中照射到随处可见的巨大倒木上,微风摇曳着倒木上萌发出来的细嫩的枝条,呼吸着混杂着地衣、苔藓气味的林间空气,更加感受到原始森林的荒蛮与神秘气氛。特别是那一排排铁干铮铮直指云天的枯树,更是引人遐思。南北朝诗人庾信在《枯树赋》中,曾有感于生命的短暂,发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慨叹。我倒是从那些枯而不朽的树木中更多地看到了生命的意义。这些枯树,当其枝繁叶茂置身于众多树木之间时,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一旦枝叶枯萎,赤条条了无牵挂地凛然屹立在万木丛中时,反倒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的震撼。即便有一天轰然倒地,依然以那伟岸的身躯,滋养着更多新的生命,维持着原始森林的长盛不衰。你能说它死去了吗?由此联想到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屈辱史,联想到不屈不挠、傲然屹立、压不垮、摧不败,历经磨难而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曾突发奇想,假若有名家拍下这样一组“刺破青天锷未残”的枯树,命名为“魂”,一定能够引起一些人的共鸣,成为激励人们毋忘国耻同心同德共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精神力量。
 
    长白瀑布是长白山又一胜景。长白山天池北侧的天文峰和龙门峰中间有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就是天池的出水口。天池的水从缺口奔流出来,在距天池约1250米的地方,经牛郎渡巨石的分切,河水分成两股从悬崖上飞流直下,化作了高达68米的长白山瀑布,跌入深约20米的水潭,大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气势,景象十分壮观。大瀑布流下的水汇入松花江,成为松花江的正源。距瀑布约1公里处,有一片1000多平方米的温泉群。由于泉水含有硫磺等矿物质,把周围的岩石和沙砾染成金黄、碧蓝、殷红、翠绿等各种颜色,映衬着汩汩泉水散发的蒸腾热气,格外赏心悦目。据测定,温泉群的水温在60摄氏度到82摄氏度之间,把鸡蛋放在水中,顷刻即可煮熟。有小贩抓住商机,在温泉边现场煮鸡蛋叫卖,游人争相品尝,成为长白山的又一独特景观。
 
    锦江大峡谷宽200多米深100多米,全长70多公里。谷底的这条江以前叫紧江(人们用“紧”字来形容它水流湍急),后来改成锦绣河山的“锦”。沿着峡谷一侧的木质栈道一路走去,只见峡谷两侧悬崖绝壁陡峭如削,谷内奇峰异石林立,谷底涧流轰鸣, 两岸森林茂密,古树参天,其博大雄浑的风格和原始洪荒的意境,令人叹为观止。
 
    在锦江峡谷的出口处,还看到一对相依相偎在一起的有300多年树龄的松树和桦树,这是长白山特有的又一奇异景观“松桦恋”。这种奇观位于海拔约2000米的长白山“高山花园”地带,是针叶林带与岳桦林带的自然分界处。两棵树树种不同而共生连体的现象,在很多地方都可看到。而“松桦恋”与众不同的是两棵树外观迥异,松树高大挺拔,庄严肃穆,像一位阳刚男子;桦树枝叶舒展,体态婀娜,似一个柔媚佳人。两棵树相抱簇拥, 刚柔相济,根连根,枝攀枝,共生共长,自然引发人们对于美好爱情的遐思。景区的导游们还据此演绎出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专家解释说,因为长白山海拔1800米以上土层瘠薄,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刮7级以上的风,松树挺拨高大,但根系扎不到地下,一遇大风,容易被刮倒;而桦树根系扎实,两棵树根盘在一起枝叶抱在一起有抗风的作用,所以“松桦恋”也是大自然淘汰和选择的结果。
 
    三天的长白之旅,收获颇丰。归途中又透过车窗,拍摄到一组美丽的晚霞,也算是一种额外的收获吧。 
 
    1983年8月13日,邓小平登上了长白山,并在天池边留影,曾感慨万端地说:“不登长白山,终身遗憾!”其实,即使登上了,又何尝能够无憾?不远千里而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却看不到天池,遗憾;忙里偷闲,行色匆匆,游览了主要景点,却未能尽窥长白全貌,亦是遗憾……即便是生活在长白山区,有的人可能司空见惯,虽成年累月浸淫其中,却不一定就真的领略到山水的真谛,还有些人一辈子可能都没有走出这大山一步,这是否也是一种遗憾呢?人生就是这样,没有必要事事追求完美。《世说新语》记载了一则王徽之雪夜访戴的轶事:“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我们都应该从这种看似怪诞的行为中得到一些启示,努力培养一种任情自在、淡泊豁达的心态。若真的觉得没有尽兴,不妨找个机会,邀二三好友,来一个重访再探,相信对于长白山的自然奇观及其所蕴涵的人文精神必定会有更深刻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