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猫性”已失胡不归

2017-03-27 13:01
 
 题记:2008年鼠年春节前夕,曾作《鼠年说猫》一文。近读张守权兄大作《我疯了》,深有感触。于是想到这篇搁置了近三年的文字,不揣鄙陋,拿过来凑个热闹,从另一角度为张文下一附注。狗尾续貂,隔靴搔痒,聊博高明一哂。
 
 每逢新的一年到来,人们总要说一些吉祥话,对相关的生肖赞美一番。什么牛气冲天、虎虎生威呀,万马奔腾、三阳开泰呀,龙飞九天、金蛇狂舞呀,等等等等。可是搜遍枯肠,却少有赞美老鼠的词语,记起来的多是獐头鼠目、贼眉鼠眼、胆小如鼠、鼠目寸光、抱头鼠窜、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之类的贬义词,即便在关于十二生肖的传说里,老鼠也是靠了不光彩的手段才坐上了第一把交椅。实在找不出赞誉老鼠的理由,于是想到了与鼠关系密切的猫。
 
 
 
鼠年说猫,似乎有些风马牛不相及。而这里之所以要说猫,实在是因为猫性的不可思议的变异,以及变异了的不同寻常的猫鼠关系。
 
众所周知,猫是鼠的天敌。人们说一个人惧怕某个人,常说“好像老鼠见了猫”。可是如今,这句话却不怎么贴切了。有些猫不仅不捉老鼠,反而与猫做了朋友,个别的甚至出现了猫怕老鼠的反常现象。试举几例。
 
 猫鼠一家亲。万宇在线网友社区:在广州番禺大石一个小区一楼的盛女士家里,记者看到,一只乌黑的小老鼠正和3只猫咪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猫粮。看到陌生人来了,老鼠头也不抬,继续吃,反倒是一只大白猫害羞,躲开了。据盛女士说,大约6天前的晚上9时,盛女士刚刚回到家,就发现一只小老鼠和她拣回来的6只流浪猫在厨房边玩耍,她害怕老鼠会带来鼠疫,就提着塑料袋把它扔到阳台外面去。不料晚上11时,发现小老鼠和它的塑料袋又原封不动地出现在同一位置,第二天,盛女士又把它扔到离家门口20多米的垃圾箱里,谁知一回家又看到猫咪和老鼠在玩捉迷藏…… 自此老鼠就在她家安了家,那个绿色的塑料袋就是老鼠的被窝,盛女士把塑料袋扔掉,也被猫咪拣了回来。老鼠不仅分享猫咪们的猫粮,还共饮一盆水、共用猫厕所,甚至同在一个角落里睡觉。一只老鼠和6只猫,就这样亲热地生活在一起。
 
 懒猫不扑鼠。厦门网海峡博客:俗话说:“狗咬耗子,多管闲事。”6月26日傍晚,莆田市区梅园路边发生的一幕滑稽而有趣现象,让人对狗刮目相看。当晚,在梅园路边的一家店门前,一只大老鼠鬼鬼祟祟地出来觅食,而离老鼠不远处的一张饭桌下,正躺着一只大猫。然而,大猫看见老鼠,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仍然懒洋洋地躺着。几秒钟过后,本以为大猫会起身去抓老鼠,却见大猫反而起身掉头溜向另外一个方向。突然,从旁边一条巷道里跑出一条土狗,把大老鼠死死地咬住了,一直咬到那只老鼠无力挣扎还不肯松口。
 
 老鼠爱上猫。城市晚报: 2006年12月29日,记者来到吉林市昌邑区亚泰欣城陈先生家,只见一只全身雪白的猫正懒洋洋地趴在床上闭眼休息,旁边一只白色的小老鼠围在小猫的身边玩耍。小老鼠一会爬到小猫的身上,一会又骑在小猫的头上,好脾气的小猫一声不吭地任由小老鼠折腾。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家养了一只活泼的小猫,大约半年前,一个朋友送给他一只小宠物老鼠,看到小老鼠的到来,小猫异常高兴每天围着笼子转。他注意到猫对老鼠没有敌意,就将老鼠放出笼子,这对小家伙果然成为好朋友。
 
猫鼠长相依。西祠胡同特区:谁说猫和老鼠是天生的冤家?泰国披集府一个农家里的猫鼠就是朋友,母猫名叫安,7岁;公鼠名叫吉纳,3岁,它们成为“好朋友”已经3年了,鼠是猫的玩伴,猫是鼠的“保护人”,还能替小老鼠把狗赶走。
 
 老鼠击败猫。河南商报报道,家住国棉三厂家属院15号楼的吴士英介绍,10月5日上午11时,他陪朋友到国棉三厂附近看新房。打开一楼的房门后,发现一只灰老鼠在新房里乱窜。经过电话联系,他们的朋友小慕把家中一岁大的猫咪抱来了。然而,猫咪被放到新房后,却被老鼠 “吱吱”的叫声吓得直往后退。吴士英试图把猫咪放在退到角落里的耗子跟前,耗子突然跳了起来,猫咪叫了一声,干脆躲到了下水管道的后面。后来才发现,猫咪的鼻子流血了。吴士英再次将猫咪抱了出来,这次猫咪发怒了。竖起胡子和耗子对峙了有5秒钟。耗子一点也不示弱,直起身子注视着猫咪。无论吴士英怎么“鼓励”,猫咪就是不敢进攻。昨日,记者在慕先生家里见到了这只黄白相间的猫咪,鼻子上耗子留下的抓痕清晰可见。
 
 鼠性的猖獗源于猫性的丧失,世间事如上述之猫鼠关系者随处可见。现实生活中,猫鼠同眠、猫护老鼠,猫怕老鼠已是司空见惯,而思维观念上的“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以及“哪个猫儿不偷腥”,则反映出人们价值观念的扭曲与是非判断标准的愈来愈低俗化和实用化的倾向。为了捉住老鼠可以不择手段,只要达到目的;既然哪个猫儿都偷腥,那么你即便真的不偷也没有人相信,与其枉担了虚名,倒不如真的去偷一偷……欲念的非理性释放常常会冲决道德的堤坝,而缺少了道德的约束,世界就会陷入疯狂。
 
 这让人想到了2010年高考全国卷的漫画作文题:餐桌边,有许多猫在吃鱼,唯独一只猫去捉老鼠。吃鱼的猫颇为困惑地对捉老鼠的猫说:“有鱼吃还捉老鼠?”捉老鼠本应是猫的天性,现在却成了非主流的另类之举,不知是猫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如果说是优裕的生存环境泯灭了猫的天性,那么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现实生活中种种变了味的“猫鼠关系”?
 
归去来兮,“猫性”已失胡不归?期望猫性回归,乃是对于责任、秩序、公平正义的呼唤,也是大多数人的理性选择。愿猫性不再迷失,让万物回归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