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学大寨运动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2017-03-27 12:56
夜来下了一场雨。上午步行到大寨参观。
 
由解说员领着沿山转了一圈。站在虎头山上,大寨的山水林村尽收眼底。七沟八梁一面坡,到处青葱碧绿。团结沟渡槽横空飞跨,军民渠中绿水粼粼。山下,新大寨的楼房清堂瓦舍,在阳光下显得分外美丽壮观。……眼前的路,更加清晰明了,也更加宽广,把我们带到很远很远的前方……
 
【延伸阅读】
 
大寨,这个太行山腹地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了中国农村的圣地,数以千万计的取经者从全国四面八方汇聚于虎头山。有资料称,最多的时候,一年有206万人涌入大寨,平均每天都有5000人登上虎头山。1976年7月23日,根据县里的统一部署,三胜公社组织社队干部40多人到大寨参观。从长春出发,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辗转来到阳泉,又换乘汽车连夜赶到昔阳。到了昔阳已是晚上10点多,我们被安排在城郊河东大队,住在一户社员家,平生第一次住上了山西的窑洞。
 
第二天上午,从大寨的虎头山开始,相继参观了梯田、引水上山工程、大寨展览馆、西水东调工程、河西大队和郭庄水库等处,目之所及,到处是“向高标准大寨县进军”的口号,虽然内心里隐隐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但还是非常激动的。可惜,归途中那猝然而至的唐山大地震,几乎将长途跋涉虔诚朝圣所激发起来的热劲销蚀殆尽,交了学费却收效甚微。1976年7月28日凌晨,我们正在北京站候车室的长椅上熟睡时,河北省唐山市发生里氏7.8级地震,唐山市一片废墟,24万人丧身瓦砾。火车停运了,大批朝圣者滞留北京。在饱受余震惊恐了三天三夜之后,转道承德,经叶柏寿、赤峰去沈阳,火车上又闷又热,比文化大革命时大串连还挤,要不是沿途车站组织人员向车上送水,真不知要渴坏多少人。8月3日回到长春后,一帮惊魂未定的劫后余生者丢盔卸甲地走在大街上,招来不少行人奇异的目光。紧接着,这些有懵懵懂懂的朝圣者还没有从地震的惊恐中解脱出来,就传来了毛泽东逝世的噩耗,继而又欢呼华国锋就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清算四人帮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虽然召开了旨在进一步掀起学大寨高潮的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但人们似乎已没有了先前的热情。1981年11月23日,中共中央向全国转批了山西省委《关于全省农业学大寨经验教训的初步总结》,对大寨以及1964年以来的农业学大寨运动作出政治定性。此后,农业学大寨运动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